返回硬骸首页

张鹏远著《悲伤简史》

硬集字[2014]26号
张鹏远著《悲伤简史》
2014/7/29,中国·广州
硬骸诗歌网 出品

卷一 一个人的荒诞史

38、以此诗作为结束和开始

以此诗作为结束和开始:
死亡充斥于他的诗篇。
作为结束,得向一只蚂蚁道别。
蚂蚁在冬眠,换句话,死了。
作为结束还得向你致以问侯:
早安。午安。晚安。
短促连贯严肃热情,都还好。
因为问过了晚安
所以已经是半夜时分
除了钟摆声,静悄悄的
请合上书本,关闭心绞痛,结束失眠。
你家养猫吗
已经半夜,为什么,猫还没有哭?
它必须死
抱歉啊蝈蝈,我把猫弄死了。
另一个人半夜从镇上赶回来
手提一串链珠和一棵白菜
白菜送给妻子,链珠,送给情人
他得有多少拖累。
有人还在悄悄唱颂歌
他连自己都应付不了
何况对整个人类的悲悯
他是唱着死的。
但是作为开始,必须向心爱的人问好:
嗨,你好!(“嗨”不能是外国腔)
然后,竟然无话可说。
37、养羽侯秋风

昨晚突然下雪,什么都没准备好
今天晴天,还是没准备好,片雪无存
我有些感叹,他们就问我
“养羽侯秋风”是什么意思⑤
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
禅师打禅机,我只是引用
并感叹于汉语的机锋,神秘吧?
即兴一句话,又何必深究后面的意思
可以打电话向FM104交通广播电台热线咨询
主持人有一张犀利的嘴
但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他也会弄错意思
小人物只能关掉电台的广播
扔下五石铁弓,翻身下了劣马
揣起手,从南中环街溜走
其实我想说的是:
顺其自然也意味着顺从屈服
就像那鸟儿,养肥了,就要被猎杀
但错过秋天它就要飞走
而汉语总有歧义,总会有脱靶
你一次次校对并瞄准的世界
怎么看,都不是个好靶心

⑤:明解缙著《永乐大典》残卷之【禅林类聚】有记:“僧问:如何是曹溪门下客?师云:南来燕。云:学人不会。师云:养羽侯秋风。投子温禅师与僧游山次。僧见蝉壳遂问:壳在这里,蝉向甚麽处去?师拈蝉壳就其耳畔摇三五下,作蝉鸣声,其僧有省。或作同禅师。”

36、掰伤

和死亡一样,悲伤充斥于诗篇。
那么,为什么悲伤?
就像生命中的某些东西被不停地折断。
一个抽象的形容词。空洞。无力。寂静。被忽略。被一脚踢走。被误解。被压制。被替代。被忘记。被想起。被抚摸。被修饰。被回味。被经历。被折断。被,掰开、掰碎。
一张张具体的脸。照片。不必列举,不要让具体的物事消解。
悲伤就应该是这样,不能说出来。
如果必须说出,需要张开嘴,大声地、字正腔圆地念,然后突然结束。
我的悲伤在方言里。方言里装着晋东南的声音,我的故乡。
写下来是“悲伤”,念出来,就是“掰伤”。
请念出来。

作为诗歌,请略过该节。

35、庙里的僧人都在睡觉

果真就下雪了
雪里裹着几粒鸟鸣
宋石头问:
他们住在哪儿?
他们冷不冷?
他一定会写一首诗记录这些鸟鸣
又有朋友问:
你为什么要出家?
我,为什么又要在半夜醒来?
我无言以答
庙里的僧人们停下早课
低首回到僧舍
冬日无客,他们都在睡觉

34、明天必须要下雪

明天必须要下大雪
哗啦啦地下,噼里啪啦地下
要夹杂各种声音
笑声,抱怨声,哭声,酒后呕吐声
以及爱人的怀疑声
桔子罐头的汁水流入胃里的声音
情人电话中宣布分手的声音
抽烟的声音
旷野中火焰燃烧时的毕毕剥剥声
高速公路上轰鸣的发动机声
这些声音全都是白的
从山脚开始蔓延
从山脚跑到山顶,山门洞开
可是,你为什么转身?

33、请让它烂到彻底

请褪下裤子,露出你的私处
请跪在病床上,撅起你的的屁股
请回忆下马桶的温度
请,露出你的屁眼
需要用手指,捅一下吗?
不必,请让它烂,烂到彻底
干净的塑料手套柔软、密封、透明
下一个,该你了
活着如此荒谬
肉身的隐疾:糜烂与羞耻

32、爱上一张抽象的脸

爱上一张抽象的脸
就请她喝酒,但她不喝
摇摇晃晃倒请你喝,喝吧,不停地喝
因为不能相见,因为相见甚少,因为想念
我当然只能不停地喝,喝死为止
死前喜欢宿醉,喜欢头疼
喜欢太阳照着白花花的屁股,喜欢想那张脸
不停地想,不能具体
不能念出名字
不能,在没有支撑点的诗歌里继续爱
但她是谁?
她说的汉语,似是而非

31、为什么要在深夜时缅怀上一场对话

为什么要在深夜时缅怀上一场对话?
心脏加速向瓶底靠近,冒着热气
酒盅,碗,筷子,锅,石头剪刀布
面对面,几只眼睛布满血丝
浸泡在瓶中的枸杞鲜艳而柔软
我们吃了它,头上长冠,背生双翅
我们为什么这样想飞?
燕雀和鸿鹄都老了,难以区分
我们喝酒,疯狂怀念一畦油菜花
并冷眼看万物凋零,横陈于南中环街

30、重阳

昨晚看美国佬拍的一部电影
名字忘了,里面说到死亡:
一个人一生要死两次
一次是肉体的死亡,一次是被人遗忘。
应该源于一份悼词。
我想到死亡,而不是乡愁
但不能想太多,黄昏如画卷,扑入眼中
为什么要登高?为什么要插一根茱萸?
我开始洗衣服,为重阳节打电话
读辛波斯卡的演讲辞,斯徳哥尔摩好遥远
中间听笑笑问到,运动会的作文怎么写?
就敷衍了一句:要跑起来
他认为我在敷衍,我知道我没有
我又一次想到了死亡,以及美国佬的台词
因为前天有人死了,我不认识
昨天,朋友的朋友,死了
今天我的邻居死了,噩耗还没有传来
他们都是第一次死亡
他们跑得太快,也可能速度刚刚好

29、四川诗人在河南

他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去干什么?
他从四川来。到河南去。他终于到了河南
于是我们相逢,我们,相逢,我在我们中间
然后就是离别,走的时候,一群人抱着,哭了
其中有些人没哭,这些人很坚强
事实上,哭的人用泪水淹没了没哭的人
没哭的人,不幸溺亡
于是,大家再次抱着哭了,我在大家中间
多么虚伪,好像不能再相逢
但这些描述干巴巴的,为什么要哭?
四川诗人兼法学教授为此列出一系列证据
有太阳,有月亮,有风,也有大猩猩
有农妇、玉米、芝麻,还有干豆秧他没看见
大雾,有两人爬上山,从大雾中穿过
最关键的是,有雨,因此他们哭了
在黑夜相逢,在白天离别,哭完以后
他们操各国口音订购机票、租赁大巴车
楚国人回楚国,魏国人回魏国,燕国人回燕国,我回赵国,齐国人回齐国,蔡国人回蔡国,他们回到古代,衣服全湿了
河南人无处可去,留在原地
四川诗人哭着,回到四川,后半生陷入回忆

28、你怎么能杀死自己

怎么能杀死那些已经死去的人?
他们不过是一堆穿着病号服的死人
乘着电梯不断下坠,迫不及待地
要死一次,还不够,爬上去,再死一次
换一个场景,不过是电梯换成电线杆
所有的疾病都张贴在上面
他们不仅仅是死人,还是生病的死人
衰老不可避免,活着的,很少
认识到这个真相,我一点也不沮丧
相反,我很高兴,我认识到他们死了
睁着眼看活着的人痛苦,受罪
连痛苦都不能具体一点,殡葬师不允许
每个死人都需要保留活着的尊严
所以我不再为活着的人担心
也不期待去杀死那些已经死去的人
你怎么能杀死自己?你在他们中间
你坐的电梯,爬上了13楼,还在上升
一直到24层,你还假惺惺地问:
蝈蝈,你这么晚还不睡觉,为什么?
我们这个时代的姐姐,真的很累
活在一堆死人中间

27、10月6日金陵秦淮河记

如果没有柳如是
没有顾横波,也没有董小宛
夜游秦淮才更有意思
孙非、王小屁、王清淮、嫂夫人
各位兄嫂,你们说,跟她们有什么关系?
北方雾霾很多很多,谎言也很多
三位才女应该收颜蹙眉
为新朝写挽歌,当然,这是我的意思
如果我在场,画廊外黑洞洞
我该不该提把铜锤杀出去,杀个干干净净?
如果我们都在场,我们当然是
喝酒谈诗,想念深秋的一只蝈蝈,和小青
正是10月6日晚,会有人在梦中遇见你们
有人在梦中,又遇见了他们
有人用四川话,念出无限惆怅
有人在画廊走动,喝一口酒,拍烂栏杆
然后在秋风里,他们挽着秋风,挨个退场
如果,我一个人在场,菲特和丹娜丝
一定会裹挟着狂风从画廊外闯入
我只能挽起柳如是、顾横波、董小宛的手
一脚朝门口踹过去:去他妈!

26、小青

她应该有个名字,就叫小青吧④
小青,我们的宠物,一只臭蝽虫
形容一下她的相貌:
健康的六肢,两根长触须
通体碧绿,除了肩部灰褐色的三角区。
在臭蝽虫家族里,她是个美女
但那么多的帅小伙子们没有看住她
她要跑到书房,做一只宠物,享受恩宠
真是一只有思想的臭蝽虫,小青
她在窗台上自在地跳来跳去
在花卉间欢快散步,偷吃叶子
在书页上,她逐行认字,还会吟诗
她是现代知性女青年,小青
我们都很喜欢她,但她不知道
为了获取主人的欢喜
她甚至把身上的异味都收了起来
然而她只是刚刚长出翅膀,还没有化出人身
不可避免的命运:
她回到户外去寻找它的小伙伴
却被张尔旦一巴掌给拍死
大家都很伤感,一个妖孽,小青,死了
取代小青的是一只螽斯,还叫小青
男性,和蝈蝈是近亲,与蟋蟀是邻居
长得难看死了,没有人喜欢他

④:小青是一只蝽,误入指纹先生书房,其产生将其养为宠物之想法。
25、旅途

漫长的旅途中有点困顿
一辆客车从对面跑过来
一辆货车从旁边跑过去
一辆皮卡车从对面跑过来
一辆奔驰车从旁边跑过去
一辆国产上海大众车从对面跑过来
一辆日系尼森车从旁边跑过去
就是这样,如果你愿意听
作为旅人,我愿意不断地重复
更有趣的是,它们的速度都不一样
就像我们衰老的速度
而因为困顿,我愿意不断重复,重复
一辆客车从对面跑过来
一辆货车从旁边跑过去
一辆皮卡车从对面跑过来
一辆奔驰车从旁边跑过去
隧道里,一辆法拉利撞上一辆重卡
重复有了停顿,相当于
生命有了停顿,但不会停太久
一辆国产上海大众车从对面跑过来
一辆日系尼森车从旁边跑过去
就是这样,不断重复
在你身边,万物呼啸而过
万物,衰竭
越来越靠近下一个终点

24、墓地

因为缅怀,他再一次来到路边
拜谒亡者的墓地,不说话,鞠躬,致礼
夕阳缓慢下沉,留下他的背影
活着的意义被再次拉长一天
——夕阳的缓慢是为了衬托悲伤
   所谓的意义,纯粹是安慰的话
为了让他安心,我送他一箱牛奶
他可以藉此活的时间更长,更久远
他的悲伤将因此而被迫持续一样久远
真残忍!但实在没有更好的药
这里是墓地,只出售回忆、悲伤
以及老旧的悼亡词,牛奶是额外的
我们,都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我们只好向亡者讨教些剩余的问题
比如她的遗产怎么分割才算合理
比如他漫长的余生该怎么打发
那时候,她笑的非常淡然
你们要慢点,再慢点,这里有点挤
暮色再次降临,星光下垂
活着的,开始语无伦次

23、怪诞的事

接上一首诗,假期怪诞的事:
从一个他厌倦已久的地方
到另一个别人厌倦已久的地方
去散心。这称为旅行。
在晋豫交界处,他恍惚
一会儿本省人,一会又是外省人
这更怪诞的区分让他惊讶
不同口音仿佛催生了两具身体
互相对话,互相排斥、吸引
简直莫名奇妙,他爱其中一个的口音
但不爱这具身体
这让他决定不为这地方写半句诗
还有怪诞的事:更爱的一个人
隔太远,不再爱他,快乐无法分享
但能想想也算幸福,爱在旅行
最怪诞的事:为庆祝这个国家的诞辰
人民享受长假福利。但不要白不要
这让他的诗歌一次次偏离主题

22、这一天

所以这一天我回了家
你,为什么还不回去找你妈妈?
傍晚,张尔旦从小镇对面走过来
系着红领巾,傻乎乎地笑
这一天(某年10月1日)的下一刻
世界就要消失
玉米们聚集在自己的广场
重新梳理发霉的胡子
挨个唤着幸存者的乳名
这一天的另一个时刻
通俗的说,早上六点,一群人
坐在另一群人所拥有的广场
看他们升国旗,唱国歌
那时我们还躺在被窝里呼呼呼地睡觉
但这一天的下一刻
我和笑笑扔掉了滑板车和半面红旗
躺在漫天星斗下,闻着
新鲜的牛粪味,喊着对方的绰号
——他喊我老张,我是他爸爸
我们快要睡着了

21、村里很安静

晚上,村里很安静
蝈蝈躲床下,蛐蛐藏灶台
几条土狗从门口经过
汪汪汪地叫着,不知道唤谁的名字
归乡的人也一样,感情大致相同
——能见到的人越来越少
甚至有一天连自己都找不见了
因此,请允许我矫情,我命令:
每一个离开故乡的人
都必须回去,让故乡再多看你一眼。
你,回到河南,你回河北,他回山东
你回去东北,你,回到江南
你回壶关,你回阳曲县,我回阳城
你也可以回黑非洲,但黑非洲是你的故乡吗?
你必须回去,大家各回各家
在家门口,允许每一位从身边经过的人
活着的,死去的,轻轻地唤你的乳名
你回去,会发现院子里多么安静
父亲正唤着他的乳名
吃掉了灶台上的最后一块土豆

20、第一千次约会

开始第一千次约会
要重新回忆你的容貌
这样,保证每次都是新的。
以下问题不在谈话内容之内:
制度,这个国家的罪恶之渊;
文学,这个国家的罪恶之渊;
性,人类的罪恶之渊。
专业问题让专业人士去处理。
那么,谈什么?
你知道,二十年前就有人说过
我是一个诗人,忧郁,多情,感性。
那么谈性格、体重,那枚雀斑,以及孩子
我们可以重复一千次。
下一次,要不要重复这个话题?
这样,两个人就是一个人了。
让我再想想。你知道,我是一个诗人。
对面的姑娘看着他发呆
他有些害羞,此时窗外的街道热的发白
一层层的柏油剧烈地膨胀
就像他的身体
就像她的身体

19、一个有病的人

他的孤独,不是在茫茫人海中
被多少人抛弃,也不是
在火葬场拽住了多少人的手
他,一个有病的人,孤独的病人
混迹于生者之间
毫无办法,又实在无话可说
(酸奶、开塞露、撬棍,统统无效)
即使和你说话,也是在自言自语
他说:生活。没错,生活。
可是,谁他妈的不生活?
事实上,他一直在用左手挽救右手
又用右手提溜着狗屎一样新鲜的生活
在万柏林区千峰南路来回走动
“那么,你能否讲一下
不讲道理的诗歌修辞和现实之间的逻辑关系?”
他快疯了,为了虚无的东西
顶着没用的脑袋,心慌
狼狈而逃

18、散步

他晚上要出去散步
他还没有做饭没有给孩子洗衣服
他还在整理项目统计表
他做饭
他给孩子洗衣服
他在散步
他快散完步了
外面很凉,下着零星小雨
“凉快死了!大风快把我刮跑了!”
你能听到了了蓝的快乐吗?
他坐在台阶上,听许巍唱《蓝莲花》: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③
他坐在台阶上听对面楼上噼里啪啦的巴掌声、竭斯底里的哭嚎声、稀里哗啦的摔东西声
永不凋零的蓝莲花,破碎了
他散步回来
他散步,回来
感觉快乐和痛哭声,都在他身上

③:许巍演唱歌曲《蓝莲花》歌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当你低头的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

17、蓝山的味道

蓝山的味道
当然是蓝山咖啡的味道
有点苦,也有点甜
从嘴唇传到嘴唇
他有些眩晕
他要狠狠地抱着她
狠狠地啃
狠狠地啃
狠狠地,啃
那种蓝山的味道
那种开心的疼
让他好几次都忍不住决定
不再爱她

16、读辛波斯卡的履历表

辛波斯卡在诗中说:
“所有的爱情只有婚姻可提
所有的子女只有出生的可填”②
这就是一个人的履历表了
其他的都要略去
读到这里,他有各种心情
高兴、甜蜜、沮丧、苦恼
但没有痛苦,——痛苦太虚假
他心不在焉,又有点幸灾乐祸
看,表样一致的履历,一张纸:嗤擦……
这就是那帮狗日的们大致相同的一生
他几乎也爱上了辛波斯卡这娘们
他饿了,合上电脑
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大脚趾

②:见辛波斯卡诗歌《写履历表》第四节。

15、中元节偶遇小倩

空白

14、Snow

谁愿意为整齐的留海买单?
Snow,她是一个人。
在我的生活中她被这样描述:
她依然有一副整齐的留海
并在无数个夜晚过去后
继续保持天真。
公开审判的节目上演着自然影片:
一群羊期盼一只瘦弱的狮子
在迁徙的途中,留在他们中间,带领他们;
考拉,驯鹿,野狗,斑马,瞪羚
在他们中间,Snow,一个人,在他们中间。
Snow在关心什么?我爱着的女孩
一副整齐的留海,盖住了眉毛
道德与美的双重意义被意外邂逅打破
我阅读她,Snow,或者叫yoyo
再早些时候叫CoCo,或者小考拉。

13、山中

后半夜,我在山里出恭,被熊舔了屁股
熬了半生,它该享受如此殊荣
山风从东往西吹,树木哗啦啦响
半个月亮躺在白白的屁股上,睡着了
梦中想起值得高兴的事,公司期权就要兑现
万先生倾其家产准备缴纳足额的行权资金
又想起故去的死者,年轻时他失足落水
或卒于癫痫,来不及救援
亡者的悲哀如今用现金来弥补,股市动荡
没有结局的爱情,躲在山里享清闲
煎熬哎,他心不在此山
却在山中度过了两天,餐风露宿
又梦到孙非说“从今起 每天更新公告 等待秋凉 胡吃海喝 百无禁忌 羡慕珠儿妈 宠蝈蝈 爱了了蓝 爱张鹏远”
嗨!老鼠们夜半开会,鼓足了快乐的勇气
天亮了,一片灌木林中
蝈蝈唧唧吱唧唧吱叫着,向新一天问好

12、关于上帝的讨论

撒旦是上帝创造的天使。
就是说,上帝造出了一个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
内心的恶魔。
上帝会原谅所有无知无畏者。
上帝从来不定义什么偏见。
上帝允许他的信徒不读圣经。
上帝坐视我们把这个世界切成两瓣
一个此岸,一个彼岸
上帝在彼岸,也在此岸。
但他们所信奉的上帝不是同一个人。
所以,上帝成了神。
神无所不在,人应该敬畏
对他人,对万物,对世界,对上帝。
嗯,敬畏,敬畏自己的上帝
每个人的上帝,是他自己。
但是,当我们在谈到上帝的时候
谁知道我们到底在谈什么?
妈的,谁也不能说服谁
包括上帝自己。
电脑那边,老温捏碎了自己的蛋蛋。

11、贵州开阳的山地油菜花

贵州开阳的山地油菜花开了
几只雌性蜜蜂嗡嗡嗡叫着
从绿皮火车头顶掠过
他有些恍惚,一个人在山路上走
他剖开过蜜蜂的生殖器
还试图用外省口音
给油菜花赋予油菜花之外的意义
再后来,火车沿着既定的轨道返回春天
他试着向一位虚构的火车司机
献出一朵油菜花
并和开火车的人聊天,和方向盘聊天
可是,方向盘永远握在司机手里
他的企图,注定要失败
他只好不知疲倦地在长长的铁盒子里溜达
17号车厢里,他种的荠菜也熟了
他有时发呆,有时怀念
除了贵州开阳的山地油菜花
他也爱上了一小片荠菜,几只蜜蜂

10、梦见一只蚂蚁

梦见一只蚂蚁后
他把梦拆的七零八落
像小时候拆散手里的玩具表
像小时候,砸烂了咚咚作响的拨浪鼓
他,掐着蚂蚁的脖子醒来
他掐着蚂蚁的脖子,用去半生的力气
就像掐着幸福的脖子,疲惫
但你不能说,他把幸福送给别人
自己重新定义了新的幸福
他甚至没来得及看清这只蚂蚁
(他睡着时,把过去的生活
又重新来过一遍,这是不是等同于
掐着蚂蚁的脖子,重新活过一次?)
他只是,使劲掐着蚂蚁的脖子
那只蚂蚁,也一直掐着他的脖子
如果说,梦与现实必须互相参照
那么,诗里面必须换一种修辞:
月光洒在地面,蚂蚁爬行在
月光下,屈从于既定的规则

09、一个人

一个人
头顶着芬芳
从发黄的信纸中走出来
约见他
另一个人在词语中
硬着心肠
重新裱糊了九十年代的旧信封
他们把错过当成过往
爱过的人
不见了

08、打卤面是不朽的

打卤面是不朽的,酒,是不朽的
它们浇灌一个过于肥胖的肉体
一只蟑螂像皇帝,在桌子上观礼
一只前爪,在辣椒酱里蘸过了
一只后爪,在腌蒜上,来来回回抚摸
一个人,和对面的一个人
向他们的皇帝低头,表示臣服
他们在一张餐桌上共进午餐
一群出租车司机手持铁戈,列队巡逻
向他们的皇帝宣誓效忠
一只虚构的蟑螂,地球上最古老的昆虫
与它的两个臣子,戴眼镜的恐龙
酒饱饭足后,比赛打嗝,士兵们在旁观
真壮观,赢了的一个人被命令前往京城
代表皇帝,与另一个国家谈判

07、故国的膏腴之地

故国的膏腴之地
(如今叫广场,栽着一面红旗)
执政党在宫殿内,秉烛,抿虱
宫殿外,街道耽恋着雾霾
他耽恋不断起伏的街道
抬手,他勒住了汽车的缰绳
他命令所有人勒住汽车的缰绳
一瓣美女的屁股从对面的黑暗中走来
(别问他怎么看到的,别问谁引诱谁)
面对一位女性的屁股,他挪了挪
另一瓣屁股下庞大的发动机
发出一声尖叫:兴奋、悲惨
所有人都在听,全世界都听见了
(琼花为此献出了她的处子之身)
他在两瓣屁股上,按下重叠的指纹
继续轰着发动机,鼓动
巨大的肺,张着,口无遮拦的嘴
他突然想去扬州看琼花

06、2013年1月29日

2013年1月29日,晴,雾,霾
城市的救护车发出呜哇呜哇的鸣叫
我的诗人朋友在张家口发出了尖叫
我则强忍着,抵抗银行发来的祝福短信:
“在你的生日来临之际,向你祝福”
祝福你个头啊,祝福你纵横交错的报价表
祝福你,用信用卡偷窃了一个人的前半生
下一个祝福是真诚的,祝福你:
骑自行车的人从水沟中横淌而过
他脸上没有表情,他的忧伤掩藏在
充满褶皱的街道上,他吃掉了PM2.5所定义的灰尘?
他给我的祝福也充满真诚,但来不及说出:
请原谅我的脆弱,我憋出了痔疮
多么矛盾的一天,万物收缩在一角

05、1987年的乡村旧戏台

1987年的乡村旧戏台上
一个花脸哇呀呀叫着,翻几个跟头
抖手一枪,戳死了白脸奸臣
我,一枪戳死了一个白脸奸臣
最后也死的惨,左冲右突,万箭穿心
散场了。80岁的曾祖母一路叹息
迎面瞅见了歌厅出来的三叔:
大裆裤,你以后是个奸臣,是个奸臣哪
曾祖母的拐杖戳着地面,当当响
我兜里揣两颗鸟蛋,缀在后头,想着:
奸臣不好当,英雄,也不好当
以后就上山做个山大王

04、吃素又杀猪

我吃素又杀猪,常想起一幅联子:
“羊脂白玉天,猪血红泥地”
就想在南山上栽树,在长亭下纳凉
但这些,奢侈而不可及
所以……,蠢货们,你饿了吧
刀削面、炸酱面、浇肉面、打卤面
还有板刀面,这些,好吃吗
(好吧,亲爱的,没有所以
但一首诗要改多少遍才成?
懒汉们愿意用一个标题,错误到底
而蠢货这个词,也将成为历史)
一个人怀揣他陈旧的快乐
从一碗打卤面中,挑出了所有肉片
吃完面,这狗日的,喝光了肉汤

03、面试官的问题

面试官的问题如下:
年龄、婚姻、学历、专业、工龄?
问完这些,他竖起耳朵,在简历上
写下一个动词、一个形容词
下一个问题:今天天气不错么?
是啊,雪后初霁,到处雾霾
但程序员的修辞学与天气无关
他们需要垒一堆堆代码,反复调试
迭代修改,最终生成程序并交付运行
这还没完呢,要不断打补丁
面试官一周的好心情,隐藏在雾霾里
他在纸上挖坑、栽树、浇水、除草
我走神了。我,一个蠢货,兼职面试官
重新端正了身体,修正各种问题
并试图给另一具活生生的身体,摞块补丁
再格式化为机器中的二进制代码
狗屎样的结局:我聘用了我自己

02、静坐在汾河边

静坐在汾河边,我所探索到的身体
满是沉屙,却一如既往的疲倦,勃起
过往的罗曼史都包裹在这个皮囊内
江山与社稷,都包裹在这个皮囊内①
蠢货们的赞美诋毁,都包裹在这个皮囊内
颓废派喝醉了,踢烂一只皮桶
他的荒诞,也包裹在这个皮囊内
但是,赞美一具皮囊的意义在哪里?
下午六点钟,我姗姗来迟,爬到山顶狂欢
拎走了这具皮囊。这皮囊,这皮囊唉
我打量它,抚摸它,揪扯它,掐它
它还是一具皮囊,光着屁股
你也光着屁股,你也是蠢货,冻死你

①:写完这句,感觉似曾相识。然后找到了钟硕的诗歌《选择一个晴朗的天气冒险》,其中一句“社稷与江山,却仍在他黑色的皮囊之内/这如何是好?”这如何是好?只好引用。

 

01、雪落下来

雪落下来,覆盖在西山上
一个个干瘪松弛下坠的乳房
蠢货们依然在写诗赞美她
烤红薯发出一阵香味,赞美她
发动机一阵阵轰鸣,赞美她
前年种在山上的一棵云杉,只剩下枯枝
它理当只剩下枯枝,也在赞美她
它已经逝去,为什么还在赞美她?
最后,你不知道究竟在赞美谁
雪?乳房?它太腌臜,我不赞美
你去赞美吧,蠢货们,去关心诗歌
去关心政治,去你的罗曼史,去你的
生活中还有什么需要剔除?
流浪猫在草坪上叫啊叫,像婴儿哭泣
它从不赞美,它宣布:
蠢货们,雪还在下,春天还没来。
它努力多次,剔除了所有,前天死了
活着的,总是不明不白

“一个人的荒诞史”写作时间说明:
? 01~10,2013年1~2月;
? 11~20,2013年8月;
? 21~30,2013年10月1日~13日;
? 31~38, 2013年11月。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 2014 www.YingHa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