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硬骸首页

张鹏远著《悲伤简史》

硬集字[2014]26号
张鹏远著《悲伤简史》
2014/7/29,中国·广州
硬骸诗歌网 出品

卷三 旁观者手记

 

旁观者手记.之一

1.

秋天是一座刑场
枝头上,苹果快要红透
你爱怎么咀嚼吧,它有赴死的决绝
独不能烂掉

2.

山河绚烂。我的烂不同
要留白,限于左半个屁股,和五脏六腑
另一个人看到的
是这个烂透了的世界⑴

3.

“当大多数人认为
你是一个坏人时,你就是一个坏人”
父亲说到他的爷爷
他有坏掉的右半个脑袋
干净的骸骨

4.

你所醉心的这个世界
只是个牢笼
我在其中,一只困顿的狮子,也在其中

5.

夜半,秋雨沥沥拉拉
蟋蟀躲在角落,一粒粒声音往出蹦
近乎无奈
广场上,血沥沥拉拉流
一夜间被冲洗干净

6.

他们的脸上,近乎一样的表情
嗜血,贪婪,冷酷,狰狞
上个秋天,他们吃掉了自己
现在,轮到你了:
囚笼中,紧挨着棚顶的麻雀

7.

啤酒,莫名的关节痛
夜半,腰疼,不能再享受的温床
窗外是坏天气,暴雨,谋杀,尸横遍野
秋天了,我不准备逃跑,孩子在等彩虹
万物之间有莫名的关联

8.

护士准备了白衣服
医生准备了多余的药液⑵
他躺着,看一个王朝,走向溃烂的边缘
终于忍不住,祭献了自己的首级
没有后事,医院里
正浸泡着春风得意的旧身体

9.

早晨五点半,鸟鸣声响起
他们切换着自由的韵脚,偶尔
来一句高音
鸽子、麻雀、斑鸠、说不上名的鸟儿
请尽情鸣叫
请为我烂掉的五脏六腑,鸣叫
秋日来了,你们鸣叫的时间不多

2012年8月12日

旁观者手记.之二

1.

秋天是赴死的时节,赴死的
又何止枝头的苹果
一个书生带着泛青的梨子、羞涩的葡萄
带着一群蚂蚁、蟋蟀、蟑螂、蜗牛
坐在山坡上,喝酒,唱挽歌
看那些活着的,在悲欢中挣扎

2.

天空湛蓝,几缕白云飘动
阳光软绵绵地落下,仿佛一只大手
抚摸拥挤的人群中,一颗溃烂的人头

3.

我剜去了,屁股上的青春痘
就像剜去一颗毒瘤:它烂了,烂透了
烂坑里孕出一只乌鸦
举了我的骸骨,对这个世界唱赞歌
这样说来,二十年前,我已死去

4.

农夫们扛着锄头,在城市的街道上种粮食
亲爱的谢尔盖?亚历山德罗维奇?叶赛宁
你看到了吧,你哭,你大声地拒绝,没用
多年前,这街道,全是大片大片的庄稼地
这路灯,是月光下,哗啦啦作响的白桦林
这广场,是秋天的打谷场,这成片的楼房
是黑麦秆搭建的狗窝,你看到了吧,你看
我在这水泥地上喝酒,苟活,而你,死了⑶

5.

红桃K没有黑桃尖大,可黑桃尖
又怎么比得过两个王八蛋?
他们掏尽了对方兜里的钱
又向彼此身上,使劲甩着扑克牌
他们拍烂了桌子,又用唾沫收回了钓鱼岛
哦,请爱这梅梅茶馆,请爱一贫如洗的小地主
溪水黯淡,从双塔西街缓缓漫过
几个中年人身上的福尔马林味,越来越浓

6.

死去的,是你的父亲
也是我的父亲,是你的兄弟
也是我的兄弟,是你的姐姐
也是我的姐姐,他们死后,没有墓志铭
下一个轮回,或者死者的前世
是小草,是一株向日葵,一只蜉蚁,都没名字
而我们活着的,却要承担更大的不幸
我们只能缅怀一世

7.

那只乌鸦,再一次,从我的身体里飞出
停在窗户外,与暮色对峙
我舍弃了晚餐,靠在栅栏边,看乌鸦血红的眼
这暮色,有无边的晦暗
笼罩着我、一只乌鸦,两张日渐浑圆的脸

8.

一个旁观者被命名:一只蚂蚁、一块石头、一只乌鸦、一滴露水、一棵草芥、一块木屑、一根羽毛、一粒尘埃,如此等等。命名没有意义。
混淆在人群中,混杂在死去的亡灵中
孤独,日日赴死,正是他苟活的藉口

9.

是啊,亲爱的殡葬师
我吟咏的时间,也有了二十周年⑷
现在,又一次赴死
你该摸一摸我的头了,如果可以
就拽住生命的两端,把那些曲折的过程,捋直
顺便,收拾一下我的尊严

2012年8月13日、2012年9月26日

旁观者手记.之三

1.

秋风吹过,股市楼盘跌了一分
春天时,它可是涨了七分唉,暗地里
这个国家的算盘,拨的噼里啪啦响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三下五除二,都是他的

2.

破产的地方衙门令秋天羞愧
它刚用稻草,搓出一根斑斓的绳子
绳子的两端,是冷和热的两端
是隐忍的两端,是角力,是竞技
哦,这绳子,它还要捆绑飞鸟和走兽
还要勒住,谣言的嘴

3.

又一阵秋风吹过,吹开幕布,露出了
几个男女官员,白胖胖的身体
马赛克,潮湿的阴户,软绵绵的鸡巴

4.

夏天时,一群小吏挥霍着卑微的俸禄
挥着汗水,挥大棒,宣读法典:
她必须用抽搐的肉体抵抗这个世界。
被命名为娼妓的女孩,再次被惊醒,被劫持
她的母亲哭着,在亿万张嘴里面流转
又在秋风中,被一节一节的腰斩
时间把新闻变成旧闻,话本外的世界里
唐女士正颤抖着驮起青山,青山驮着白云
驮着无用的愤怒,驮着秋雨里一群看客
重复的虚伪的糜烂的生活

5.

十二万人在街头散步
十二亿人被秋风缝住了嘴
旗帜变幻,嗜杀的秋风还不满足
天空上,云层摇曳着,一截截下坠
只有我知道,秋风多么无辜
它有赴死的自觉,它只能吹散
三两声掠过树梢的鸟鸣

6.

送一个年青诗人回家的晚上
这个龌龊的男人,再次见到南屯村里
一个个倚靠着院门的站街女
面对胭脂和笑脸,他回敬一声口哨
拒绝了这些女人的求欢:

请原谅我的虚伪,我只想操这个
婊子、淑女、嫖客、政客、演员、看客
一起装点的令人咬牙切齿的世界
为此,他无法原谅自己那丑陋的睾丸

7.

一个伟大的亡灵在互联网上被围剿
被赞美,被诟病,被寄望,被膜拜,被诅咒
被高举在走动的横幅中
更多的时候,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挂在城楼上
不再考虑吃饭问题,不再说话
他已经死了,听不见人们说什么

8.

街道上,一群人民在散步
另一群人民也在散步
一群人民吐出了喉中的鲠,变成棍子
从空气中滑翔而过,直抵目标⑸
一群人民疯狂地殴打另一群人民
当人民以群而论的时候
被秋风吹肥的鸟儿正躺在案板上
颅骨穿透,空含绝望
其死将至,徒有悲伤

9.

车窗里,整齐而千篇一律的
脸,从暮色中飞驰而过
他们被勒令祭献了舌头和喉咙
只剩下溃烂的肠胃中,咕咕咕叫唤的
声音。哦,这声音!
他们睁着眼,看秋雨随夜色降临

2012年8月13日、2012年9月26日

旁观者手记.之四
   ——兼与杨新中兄

黑礼服、绅士帽,被黑夜熏黑的黑眼圈
窗帘包裹着的四处漏风的房子
秋天的深夜,他再一次邀请自己
举办假面舞会
喝酒,只和自己干杯
唱歌,只有聋掉的右耳倾听
圆桌旁,他写下诗歌,反复朗诵:
“好吧,不说旅途
不说一群俗人在俗世里殊死挣扎
不说一条具体的河流
不说一座具体的山
不说一根叫不上名的草
不说一朵在秋天依然盛开的花
不说低垂脑袋的向日葵
不说油和盐,可是,旅途中的神仙不吃饭吗?
那么,也不说吃饭
不说山脚下的一片枣树林
不说掠过枝头的喜鹊
不说草地上仓皇的虫子
不说枝头那只孤零零的苹果
不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树下野合
不说公园里的十二只乌龟
什么也不说,只说孤独”
可是孤独又有什么可说?
他的孤独是一场反复的循环
反复地、反复地,——他饿得难受
他反复地戴上又摘下帽子
反复地穿上又褪去黑礼服
反复地呕吐绿色的胆汁
反复地闭上又张开眼睛
反复地观看自己赤裸的肉身
反复地,抽出身上那根多余的尾巴
最后一个节目,他坐在床上
手捧两颗壮硕的睾丸,宣布散场
他反复地宣布散场
又反复地,邀请另一个孤独的人
哦是啊是啊,是的,那还是他自己!
他反复地构建又打破自己的王国
反复地,在回家的路上转圈子
反复地,数着舌头上缠绕的伤疤
反复地,在诗中盛赞这烂透了的世界
反复地,在黑夜里赴死、在白天醒来
反复地,在房子里,什么话也不说
也有唯一的例外,每次散场,他都会粗暴地嚎叫:
“服务生,请给一杯糖水!”
糖水稀释了活着的意义
他的孤独从南中环街蔓延到梅梅茶馆
蔓延到漪汾桥西,一段逆行的旅途
巴黎近郊的咖啡馆,成为多余
餐桌上,黑礼服、绅士帽、黑眼圈、半张开的嘴
最后一只空杯子反复的哀求

2012年10月12日

旁观者手记.之五

1.

一群可怜人和秋风斗地主
去年时,他们输掉了裤衩
今年又输掉几行旧诗句
如果说秋风只是一阵虚无,那为什么
秋风要追着他们,压住乌鸦的悲鸣?
旧街角上,秋风里,他们光着屁股
先是烧掉身上的一堆烂肉
再接着,拆散了生锈的旧身体

2.

哑孩子捡着石头,往枣树上砸
秋风是他的同谋,呼呼呼,贴着石头飞
几颗裂口的红枣掉下来
啪嗒啪嗒响,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他不停地砸,几乎要把秋天给砸烂了

3.

凌晨一点半,打发走最后一个客人
她想起老院子里的柿子树
她给7岁的自己以柿子命名
柿子!柿子!黑咕隆咚的夜里,她看到
柿子正爬在树上,一手握着柿子
一手捏着脏不拉几的脚,傻傻的笑

4.

河水粘稠,仿佛一锅粥,缓缓向南流
夏天时,他们冲断十一座桥梁,汇入大河
秋天了,他们沉默,温和,顺从又屈服
偶尔溅起的一些小浪花
映照着河岸上,一张张幽暗的脸

5.

山势高低起伏,夜色婉转而哀怨
翻身下了驴背,停在泥瓦匠裱糊过的
几间破窑洞前,抬头,欲言又止
曾经的毛驴吭光了青草,累了,倦了
如今又改喝汽油,令人怅然
那么,他该怎么为这畜生指点江山?

6.

老看⑹说:
我现在的生活让诗歌显得非常可笑
换过来也可以这样说:
诗歌让我们现在的生活显得非常可笑

7.

一堆照片中,只有那个小蛮腰
我最喜欢,另一个人的恶趣味,我也喜欢
但我只看,不说话,我腆着一张
苦大仇深的脸:转眼间,我们就老了

8.

农历九月十五壬辰年,庚戌月,癸亥日
宜祭祀、开光、出行、解除、理发
忌嫁娶、安葬、行丧、词讼、造桥
我理解的大致意思是
月圆无缺,又,秋风将去,冬风没来
这两天还不能死,死不了,更不能,奢谈生死
然后想起宋石头⑺的一句诗:
“死对一具尸体来说,没有意义”
只好继续喝一口酒,养肥这堆肉

9.

请原谅那些被滥用的修辞,一堆溃烂的句子
请原谅洗脚屋里,坦露着的半截肉身
请原谅那只乌鸦,他的啼叫,是秋天的悲鸣
请留下这秋风,秋风里藏着他无端的爱

2012年10月29日

 

 

 

 

注:
⑴有感于金汝平诗歌《烂》,我的结论是:“这个烂透了的世界”。
⑵本句:有感于杨新中近期多病,常去医院,在诗歌中将其匿名消费了。
⑶参考并引用叶赛宁诗歌《四旬祭》之“打谷场”、《狗之歌》之“黑麦秆搭的狗窝”,及白桦树,等等。
⑷见冰马(又名成立)诗歌《殡葬师手记》第三十一节。
⑸本句之大意,引用埃德加?希尔森拉特小说《纳粹与理发师》(译者:安尼)第一部第7节,苏尔茨听元首演讲后的感想。
⑹老看:即看林人,名闫炜,内蒙人,诗人。
⑺宋石头:温暖的石头,山西人,居太原,诗人。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 2014 www.YingHai.net